【AV】過往

這網誌的雜草都長得比我還高了(欸)

今天難得重啟,為了諸位親愛的孩子!\( ̄▽ ̄)/

這就是一篇關於小百纖與小翏遷、以及小飛濂的故事(標題暫定的,命名無能yay)

感謝親愛的太太跟傲嘶卡san,允許我寫他們家的孩子ヽ(゜∀゜)ノ

於是字超多下收XD



───來一點廢話前言───


警告!

● 第三人稱的百纖視角
● 我流解釋與捏造
● 爆字數
● 寫作「百纖與翏遷的相遇」讀作「百纖與飛濂的孽緣」
● 非正規標點符號用法
● 性格扭曲變形也許
● 哭哭的翏遷小少爺超萌的
● 對小飛濂無言以對的小百纖也超可愛


以上都OK沒問題的話,請捲軸往下↓



─────────────



  當百纖看見那個金髮綠眼的異族精靈,一如既往地頂著那張讓人猜不透其後想法的笑臉湊過來的時候,她立刻就警覺到自己今天大概又不得安寧了。

  到飛濂開口說話前的短短數秒之中,百纖在心底很快地衡量了自己該不該找藉口躲掉。最終,因為不想讓對方以為自己怕了他,百纖還是留在原處,若無其事地繼續編織著手上的花環。

  「妳在編花環啊?」對方此時正站在自己的身側,她眼角餘光瞄見有幾縷與自己截然不同的金髮正在頰邊晃動,百纖能想見他現在正略為欠身,在自己的肩際低下腦袋,探看著自己手裡正進行的作業。

  說不上是討厭,但兩人間的距離實在沒必要那麼近。

  「退後一點,你靠太近了。」百纖頭也不抬,以聽不出情緒的聲音直接地說道。

  「好嘛。」

  她倒是沒想到飛濂這次竟然意外地聽話,只說一次就讓他順從了。

  落在視野一角的金色髮絲消失了,百纖感覺到對方的身形從身旁移動至自己的正前方,她終於忍不住仰起頭。

  速戰速決吧。百纖想著,直直望進那雙笑意滿溢的碧綠眼瞳。

  「有什麼事嗎?」

  「陪我到市集一趟吧。」

  在她聽起來,那似乎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

  百纖不語,盯著飛濂好一會兒,而後再度垂下腦袋繼續手上的動作。

  「欸──為什麼不理我啊。」飛濂並不死心,這次他乾脆蹲下身子來,百纖抬眼便能看見他綠眸之下的鼻樑與雙唇。

  見對方似乎不打算輕易放棄,百纖略感無奈地輕輕吁了一口氣,又一次抬起頭,直面飛濂仍掛著微笑的那張臉。

  「為什麼我要陪你去市集?」

  「我很無聊嘛,冰沂說還要幾天才能回家。」飛濂右手托著腮,不再勾著唇角笑得讓百纖想伸手去掐他,一臉百般聊賴地說道:「剛好她有需要托人去買一些東西,我就自告奮勇啦。」

  冰沂小姐是與我族交情甚好的水精靈族人,作為聯繫人而經常造訪此處。忘了是從何時開始,她的身邊多了一個孩子──也就是眼前這個煩人的精靈。

  百纖聽了,先是微微皺眉。她並沒有想要知道這些事情。

  「我問的是,為什麼我非得陪你去?」

  聞言,飛濂稍稍瞪大了眼睛:「因為我不知道路啊。」

  百纖無語地看著那彷彿在說「你怎麼會這麼問」的表情,不禁覺得早知道還是逃掉比較好。

  「只是想知道路的話,你找誰都可以吧。」放棄迂迴地詢問對方,百纖索性直說了。

  她有點不解,雖然這個精靈也會招惹其它的花精靈,但為什麼唯獨對自己有頻繁的主動接觸呢?是因為自己跟他年紀相仿嗎?

  「嗯--是沒錯啦。」飛濂別開臉,視線似乎落在一旁稍遠的地方。「但是大家看起來好像都很忙。」

  我看起來就很閒嗎……

  默然考慮了一會兒,百纖最後還是決定應允。

  「……我帶你去就是了。」

  畢竟那位冰沂小姐算是族裡的貴客,既然是她有需要……再者,反正自己手邊的事也正好告一個段落,不必讓他再去叨擾其他族人。

  百纖將花環放進身旁的一個籐籃裡,然後站起身,順便伸手拍掉沾於自己衣裙的枝葉碎屑。

  飛濂仍舊蹲在原本的位子,百纖手裡捧著裝有餘下幾朵花與花環的籐籃,居高臨下地看著他說道:「我先將這裡收拾一下,你先到大門那裡等我吧。」

  「耶--謝謝囉。」

  在轉身之際,百纖瞥見他笑瞇了眼,看起來非常愉快的樣子。

  我是不是中計了呢……百纖無奈地想,打開自家的門扇走了進去。


  ***


  沒有想要採買的東西,不帶錢也沒關係吧。

  安置好藤籃後,百纖稍微做起出門的準備。

  市集離村落並不遠,加上今天的天氣還算舒適,雖是晴天但雲層又多又厚,並不需要特別帶上什麼遮陽的東西。於是最後,百纖僅是稍微整理了一下衣著,便出門去與飛濂會合。

  只是她稍微有些失算了。百纖沒料想到,從村裡到市集這一段不算長的路程,原來遮蔽了大多陽光的雲朵竟然逐漸散去。

  來時的路途上還不大有感覺,因為他們是穿過樹林來的,然則市集卻是設在一處空曠的所在。當他們抵達市集入口時,雖然還不至於是晴空萬里,但已經足夠讓百纖開始感覺不適。

  「嗯--賣藥材的攤子在哪裡呢?」飛濂在來時的路上一直走在百纖身旁,不過進入市集之後,大概是對陌生環境感到好奇,他不住地東張西望,略為超前了百纖的步伐。「百纖?」

  百纖不知道是因為距離真的拉得有點長、還是自己的意識正在逐漸模糊,總覺得飛濂的聲音聽起來有點遠。低垂著避開陽光照射的雙色瞳眸稍稍抬了起來,恰好對上因沒有得到自己回應、而回頭來到自己跟前的飛濂的眼睛。

  沒事……百纖本還想逞強地這麼說的,飛濂卻搶在她之前開口了。

  「我忘了妳不適應陽光……還好嗎?」

  她看不清楚飛濂說這話時的表情,雖然不覺得這傢伙有這麼沒良心,但也不覺得他會露出擔憂的神情。

  他……知道啊?自己應該是從沒說過的……是哪個族人告訴他的嗎?還是他觀察自己的習慣舉止而得知的?

  雖然討厭陽光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卻感覺好像被人抓住弱點似地。百纖除了不適之外,還感到點不快。

  是因為對象是這個傢伙吧?等一下會不會被他嘲笑呢……

  大抵是誤解了百纖蹙眉的原因,飛濂又說了︰「真的很不舒服的話,還是找個陰涼處休息一下吧?」

  算了。如果他真的拿這個來笑話自己,從此不再搭理他就是了。

  既然對方知曉了自己的難處,那乾脆就坦率一點。百纖輕輕點了點頭,說道:「剛剛來時經過的那個地方……有一片樹林對吧。我去那裡休息一下……」

  「好,那我就自己逛逛囉。要回去時再跟妳會合。」

  跟飛濂約定好後,百纖便回到方才進入市集的地方。

  她經過位於市集入口、繡有市集名稱的布簾,驅使自己已顯得有些蹣跚的步伐,盡快邁向那片就在外頭不遠處的林子。

  一開始,身旁都還只是稀稀落落的幾株灌木。又往前走了一會兒,周遭的高大喬木越來越多,迎面而來挾帶著芬多精香氣的濕潤空氣,讓百纖放鬆地呼出了一口氣。

  啊,好多了……

  放緩了步調,百纖靜靜地行走在樹林之中,意外地又走到一個略為開闊的地方,她從樹叢後探出身子,眼前赫然是一片波光粼粼。

  這裡,居然有座湖呢……

  湖並不大,平靜的湖面猶如鏡子,反映出對岸的樹林景象,風景美麗得讓百纖想靠得更近一些。她繞著湖周走了一會,選中看來是附近最大的一棵樹。

  樹的主幹並不高,在約莫一個人的高度即分岔成許多次粗的枝幹,樹冠疏落卻延伸相當大的一塊面積,甚至有部分長到湖面上方去。

  百纖走近那棵大樹,直至自己的身形隱沒在林蔭之中。她發現樹的周遭長了一簇又一簇的粉色小花,長著細緻小巧的瓣的花朵非常可愛,她小心翼翼地避免踩到它們,移動步子到盤根錯節的樹幹基部,在樹根上頭坐了下來。

  這裡,感覺真不錯……

  一陣微風拂過,在靜止的湖面上撥出一道道閃爍著晶瑩光芒的漣漪,也帶起百纖藍灰色的長髮飄逸。她舒服地闔上眼睛,享受著此刻的寧靜與舒適。

  突然之間,百纖覺得自己好像聽見了什麼聲音。她最初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又或者是風吹動枝葉發出的聲響。

  但一會兒風停了,那聲音不但沒有消失,少了風聲的干擾反讓百纖聽得更加清楚。

  「嗚……」

  聽起來像是……哭聲?

  百纖感到困惑,剛才靠近這裡的時候似乎沒看到有其他人--雖然她也沒有仔細查看就是了。

  抽抽搭搭的低泣聲不斷傳來,她側耳傾聽,終於聽出聲音的來源就在自己的上方。

  百纖仰起頭想弄明白是什麼在樹上,但聲音似乎是從頭頂上那片葉叢再更上方的地方傳來的,她只看見陽光透過枝葉間隙灑下形成的淡淡光暈。

  出於好奇,百纖自樹根上站起,背過身面對著樹幹,往後退了一小段距離,直到可以看見位於枝幹上的東西。

  又一陣風輕輕吹過,首先映入百纖眼簾的,是迎風搖曳的點點葉綠中間有幾縷水藍。

  精靈?

  順著移轉視線,她看見一個人影屈著身子縮在樹枝的分岔處,臉蛋給遮擋住了看不清楚,單就身形來看的話,似乎跟自己的年紀差不多大。

  是水精靈嗎……

  以那比晴空還要再淺一些的淡藍髮色,百纖刻版地如此猜想。

  那名年幼精靈顯然沒有察覺自己的存在,埋於雙手雙膝間的臉一直沒有抬起來,嗚咽聲不斷。

  怎麼會跑到那麼高的地方去哭?要是摔下來的話……

  正疑惑地這麼想著的當口,那個孩子的哭聲不知怎麼地變得微弱,百纖還在疑惑他是不是終於哭累了的時候,那個身體稍微搖晃了下,竟然就真的失去平衡從樹上跌了下來。

  這樣子會壓到那些花的!

  百纖吃了一驚,立即做出反應。她很快地喚出了藤蔓,讓柔韌的蔓莖往上伸展,捲住那個正直線下落的身軀。

  那個身軀小小的,自然也並不重,百纖用不著花費多少力氣,便使藤蔓穩穩地接住了那孩子。

  見自己及時讓那些花兒逃過了被壓傷的命運,百纖鬆了口氣,並走近正被藤蔓載著緩緩降落至地面的那名精靈。

  那具身體沒有掙扎扭動,也沒有因驚嚇而緊繃,雙臂無力地垂下,幾乎是一動也不動地任由百纖所操縱的藤蔓擺佈。要不是他似乎終於發現到自己的存在而看了過來,百纖會以為他不是昏了就是死了。

  見他還睜著眼,百纖原本還想說他個幾句的,像是:下次請挑個底下什麼都沒有的樹上去哭。然而下一秒,那雙原本就半闔著的黑眸緩緩地蓋了起來。

  還真的暈過去了……

  那孩子的臉龐仍殘留著數道淚痕,眼周紅腫紅腫的,明顯剛哭泣過的模樣,水藍色的髮被風撥得有些凌亂,看起來很是可憐。但百纖卻猜想著「該不會是哭累了睏了才從樹上跌下來的吧」,對眼前失去意識的精靈投以無奈的眼神。

  百纖發現這孩子身上穿著的服裝質地相當地好,再看到款式,似乎是個富有人家的少爺。雖然覺得一個小少爺躲在這種地方哭很奇怪,百纖卻一點也沒想深究,打算將他擱置著就逕自離開。

  她驅使籐蔓鬆開了纏住那具身軀的蔓莖,將他輕輕地在草地上放了下來。

  當孩子的身體落在草坪上的那一刻,倏地微光一閃,有東西吸引了百纖的視線。

  似乎有什麼東西從那孩子的身上掉了出來,百纖還沒來得及看仔細,那東西就落下消失在一片綠茵當中。

  不管那是什麼,百纖都不打算多做理會的。然而就在百纖正要將視線從那個東西的位置移開時,那裡突地發起光。

  這是什麼……

  從草葉後透出來的光一閃一閃的,似乎不是很穩定的樣子。

  被勾起了好奇心的百纖蹲下身子,正打算伸手撥開那一處茂盛的青草,那簇光卻爆炸一般地倏然開展,逼得百纖不得不收回手緊緊闔眼,以免被這陣強光給刺傷了眼睛。

  當百纖再睜開眼,眼前竟又是一名未曾謀面的精靈。

  『──您好。』

  溫文的男性嗓音傳入耳中,聲線輕柔得讓百纖忘了戒備。


  ***


  眼前的精靈非常美麗。

  他一頭淺金色的捲髮在陽光底下熠熠生輝,讓百纖產生他全身都在散著淡淡光芒的錯覺。而在那底下的,是一雙色澤美麗不輸那金髮、紫水晶般的眼眸,以及勾著輕柔笑弧的唇角。

  只是,他看起來很虛弱的樣子。也許是因為那過於溫婉的微笑顯得無力。

  「您……好。」一種說不上來的異樣感覺攫住了百纖的思緒,她一邊愣愣地直望著那名精靈,一邊重新站直身體,下意識地也以敬語回應對方的問安。

  就像大部分的精靈們那樣,他也有秀麗俊美的容顏、纖細高挑的身形、以及可稱之為精靈族標記的尖耳。他的模樣說來其實並不特殊,但百纖就是無法別開自己的視線。

  精靈……不對,雖然是精靈,但--

  百纖總算知曉那股奇異的感覺來自何處。

  現在在她面前的,的確是一名精靈沒錯。但是,並不是像她、或者飛濂一樣的精靈。

  百纖隱約可以感覺得到,他的形貌雖然就在自己的眼前,但卻不是實質上的存在。她難以言述這種奇異的感知落差。

  但是,那種未曾有過的感覺並不會讓百纖覺得厭惡。相反地,她總覺得其中有著某種東西……一種儘管微弱得幾不可察、她卻非常熟悉的東西,令她無法全然將這名精靈視作陌生人

  那名精靈眼簾低垂,百纖還未明白過來他的焦點落在何處,他便屈起膝蓋,在那個孩子的身邊跪坐下來。

  被後來出現的那名精靈完全奪去了目光的百纖,差點忘了那個昏迷中的年幼精靈還躺在自己的腳邊。

  她看見那名精靈徐徐伸出了手,輕婉地拂去那孩子額前散亂的前髮。

  『可憐的孩子……很辛苦吧。』精靈柔聲說道,安慰著其實並聽不見這番話語的孩子。

  即使只是在旁看著,也能知曉這個孩子對他的意義非凡。

  百纖覺得自己似乎知道了眼前這名奇異精靈的身分,因而她略帶遲疑地開口問了:「您……是這孩子的守護靈嗎?」

  聞言,那雙紫晶瞳眸轉而望向自己。

  『是的……從這孩子的母親將我交到他手中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守護著他。』

  他又將眼神轉回孩子臉上,愛憐地撥攏了孩子的淺藍髮絲。

  『多麼希望自己可以陪伴著他成長……』

  察覺到那話語中隱藏著的不捨,百纖禁不住反問道:「……您不行嗎?」

  守護靈再次抬起那張美麗的臉龐,儘管上頭仍掛著溫婉的淺笑,百纖卻在他的眉宇間讀到了悲傷。

  『我不行的……』他說畢,也重新立直身子,凝視著百纖的眼神,與方才有些不同──多了那麼一些冀求以及期盼。

  『所以……雖然對素昧平生的您說這種話,實在過於冒昧……但是,能不能請您答應我的請求?』

  他直直望進百纖的雙色眼眸,態度誠懇非常,近乎哀求。

  毋須多問,百纖大抵也能揣測得出,眼前這名慈愛的守護靈想要交託給自己的是什麼。她默然不語,只是直視對方,等著他接下來要說的話。

  『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守護靈低聲說著,悲戚地垂下眼簾。但他隨即又揚起視線看著百纖,誠摯地說道:『所以,能否請您在我消逝之後……代替我守護這個孩子?』

  啊,果然……

  百纖垂首看向那個躺在自己跟前、猶如安穩睡去的孩子。那張稚氣的臉龐上淚痕未乾,纖弱嬌小的身體說不定連她都可以抱起。她想起這孩子蜷縮在樹上低聲啜泣的樣子,並非不能理解守護靈無法放下這個孩子的想法。

  然則若要她說對這個孩子有什麼感覺……老實說,沒有。

  百纖並不會輕易將情感傾注他人--更明確地來說,她對所謂的他人很少抱持著什麼感情或執念,更遑論以言語或行動顯著表達;就連心底其實相當重視的花精同族,她也很少清楚表態。至於那個看似讓自己多次破例的飛濂,她也只是考慮了種種才會應允他的任性要求,而非是將其視作友人、或是對他抱有好感。

  如今,眼前乍地出現一名雖感覺不壞、卻的確是未曾謀面的精靈,突兀地要求自己陪伴守候在她認為是出現得莫名其妙的另一個精靈身邊。

  無論如何,這都超出了百纖所能容忍的允諾限度。她接下來便會婉拒這番請求,請他另尋適當的人選--原本,理應是如此的。

  但是面對著那名守護靈,百纖卻一反常態地,怎麼樣也說不出拒絕的話語。

  仍躊躇著不知道該如何應對眼前這般不上不下的尷尬情境,百纖卻敏感地察覺到,環繞在身周的氛圍流動似乎開始失衡。

  一直到產生了變化,百纖才發現,那微弱而似曾相識的感覺來自於何處──以及,那將去往何處。

  她失措地望向眼前守護靈的面容,看見他的形體正失去穩定,漸發扭曲模糊。

  『看來,時間到了呢……』守護靈蹙起線條優美的眉,看著自己正一點一點化作微小光粒的指尖,宛若哀嘆地說道:『比預料中還要來的快……』

  「等、你是──」

  『對不起……』守護靈輕聲打斷了百纖的話。

  她以為他應會再次吐出懇求的話語,絲毫料想不到,他接著道出的竟是飽含歉意的語句。

  『我的心急給您帶來困擾了呢。』守護靈溫和笑道,這次他眼神裡的溫柔憐愛,投向的是因他正逐漸消逝而顯露憂心眼神的百纖。『真的,非常抱歉……』

  等等──

  無法將他棄之不理。百纖先前的困惑猶豫,都隨著認識到對方究竟是何種存在,而消逝無存。

  無論如何都不願意讓他抱憾而去。抱持著這般想法的百纖,應許了守護靈的請求。

  「--我答應您。」她說道,彷彿害怕對方沒能聽見似地,又一次覆述:「我答應您,守護這個孩子。」

  守護靈先是微微瞪大雙目,似是難以置信。然後,在他的身影淡薄得近乎透明之前,她終能看見他首次綻開一個不帶任何哀痛、僅有著喜悅的美麗笑靨。

  『──謝謝您。』

  在他的身形終於化為虛無之際,百纖最後一次聽見他那和婉得治癒人心的聲音。


  ***


  目送守護靈離去之後,百纖彎下腰,伸手便從腳邊的草株下撈起一個發著黯淡光芒的小小物件,也就是稍早前從那孩子身上落下來的東西。

  她將它舉至眼前細看──那是一條銀製的頸鍊,鏤雕成空心正方體的墜飾裡頭,嵌著一顆正幽幽發著光的、卵形的種子。

  當最後一點光芒也消失之後,百纖將墜飾握緊在胸前,闔上眼眸低語悼詞。

  「──願我族人安息。」

  她轉身回到孩子身邊,輕輕地將手裡的銀製墜鍊放至孩子擺在身側、向上攤開的手心當中。

  只是才將注意力放回昏迷的孩子身上,身後旋即又傳來一道過分熟悉的聲音,喚著自己的名字,硬是將自己的注意焦點又給拉了過去。

  「百纖──」

  百纖偏首朝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輕易地便發現那顆在綠蔭中顯得醒目的金色腦袋。

  那顆金色的腦袋也應是發現了自己的所在,原本只探出頭來張望的飛濂,現下正跨過矮灌木叢,然後一路朝著自己小跑步過來。

  比起分別的那時候,他的腰際多繫掛了一個小布袋,看來有成功找著賣藥材的鋪子。

  「原來妳跑到這裡來了啊,難怪我在外邊都找不到。」飛濂在向這裡接近的途中說道,而後,像是看到了什麼奇怪的東西,他驟然停下腳步,臉上的表情怪異。

  怎麼了?

  百纖看著那副表情,無奈地想道對方又怎麼了的時候,忽地想起自己的腳邊正躺著一個精靈。

  「百纖,妳……」百纖等著回答他的疑問,他卻在短暫的欲言又止後,開口吐出了這麼一段話:「就算礙著妳了,也不可以把人家打昏啊。」

  百纖黑著一張臉,僅做零點幾秒的思考便冷冷說道:「不要把我跟你混為一談。」

  「嗯──說得也是。」飛濂擺出恍然大悟似的表情,繼續邁開腳步走來。

  對其羞恥心的存在抱持著懷疑的態度,百纖決定暫時無視還在前進中的飛濂,重新思索起該拿這孩子怎麼辦好。

  「話說回來,這個孩子是怎麼回事?」來到兩人所在之處的飛濂,也同百纖一樣在孩子的另一側蹲下身體,並打量起眼前的孩子。

  「他不知怎地在樹上哭,哭一哭就掉下來了。」百纖直述道事情的發生,簡潔地回答了飛濂的問題。

  「嗯──是這樣啊。」飛濂心不在焉地答著,對百纖這種有如「在路上撿到零錢」的敘事語氣好似習以為常。

  在從頭到尾打量過一陣後,飛濂兀自發表起自己觀察眼前陌生精靈所得到的發現。比起市集,他似乎對眼前的孩子更有興致。

  「欸,這孩子似乎是有錢人家的少爺啊。」他伸手捏起孩子衣著的一角,甚至打算翻弄起孩子的衣領袖口。「這衣服不論款式或質料都是上等呢。」

  百纖在旁看著飛濂對孩子上下其手,正考慮著該不該開口讓他住手的時候,飛濂卻赫然發現什麼似地露出了詫異的表情,手上的動作也隨之停下。

  嗯?

  察覺到飛濂神色有異的百纖,反射性地也看了過去──飛濂的視線落點,似乎是別在那孩子衣領上的圓形徽章。看似是金屬製成的徽章上,鏤刻著華麗繁複的花紋。

  是這孩子的家族紋章嗎?

  百纖想,說不定可以從那裡知道這孩子的背景,雖然她對紋章沒有太多認識,但有跡可循總是好的。

  正當百纖想湊近一點細看,飛濂卻像是要遏止她似地說話了。

  「時間不早了,再不回去的話,天就要黑囉。」飛濂說著,便按著膝蓋站起身來,有那麼一些催促百纖一齊離開的意味。

  百纖抬首望著正一步一步走遠的飛濂,心底閃過諸多念頭。

  最後,她決定照他的話去做。

  「嗯。」她頷首應道,也隨之站起,打算就這樣擱下尚未清醒的孩子,跨步離開。

  而走在前頭的飛濂,似乎對如此行為沒有任何意見。等百纖追上他身側後,兩人便頭也不回地直往來時的方向離去。


  ***


  「──飛濂。」

  在回程的路除中,百纖罕有地主動向飛濂發話。

  「嗯?」對方八成也是這麼覺得,應答的聲音難掩好奇。「怎麼了?」

  天色漸漸暗下來了,儘管夜幕尚未全然降下,走在林蔭茂密的樹林當中,仍令人有些難以清晰辨別視野中的事物。這次換百纖走在飛濂的前方,一來是自己原本就較為熟悉這條小徑,二來是飛濂的夜間視力似乎比自己差了些。

  兩人的鞋底踏得枯枝落葉嚓嚓作響,百纖伸手撥開橫亙在眼前的樹木細枝,以只比腳下聲響大一點的音量,狀若隨意地問道:「那個孩子,你知道他是什麼人嗎?」

  這正是百纖為何選擇不做任何處置,將孩子擱置便就離去的原因。她猜想飛濂應是知道那孩子的身分,於是應允他先行離開後,再做詢問的打算。

  「……為什麼這麼問?」飛濂反問,像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又像是在猜度百纖的用意。

  無論如何都想從對方口裡問出些什麼,百纖直白地如實回答:「那孩子領子上的,是家族紋章吧。你看到那個以後,臉色就變了。」

  「欸──百纖好敏銳呢。」

  百纖聽見身後傳來的聲音帶著笑意。

  老實說,她不太喜歡他這種語氣,雖是讚美,她卻覺得隱隱帶著揶揄。

  「嗯,說了是也無妨啦……」飛濂說著,大步向前來到了百纖的身旁。「那個紋章,代表的是一個相當有勢力的家族喔──而且是做黑的。」

  「做黑的?」百纖聞言,不禁停下腳步,半回過身來面對飛濂。

  「不外乎就是做些擄人勒索、燒殺劫掠的事吧。」飛濂說著,也跟著佇足,聳了聳肩又接著說道:「既然有相當勢力,表示做了不少這種事情吧。」

  「是嗎……」

  「雖然我沒什麼資格勸你……」打斷了百纖的沉吟,飛濂邁開腳步超前了她的位置。

  或許自己主動問起那孩子的行為實在反常,竟使飛濂也反常地說出這種話。

  「但如果你不想招惹麻煩的話,還是不要去管那個孩子比較好。」他偏過頭來望著百纖,語調難得正經。

  但百纖卻忍不住抓住了那話語中的某個點。

  我倒覺得我不用招惹,你這大麻煩就自己找上來了……百纖本想這麼應口,但轉念一想對方給出的也算是善意的建議,最終她還是吞回了肚裡。

  「……我會注意的。」沒有正面回應,百纖只是淡淡如此說道,便也跟著飛濂再次拔步往前。
 
  下一秒,飛濂就為逕自走在百纖面前付出了代價。

  「好痛!」

  「……誰叫你要耍帥走到前面去。」

  「我哪有……只是因為就要到了,所以才想走快一點。」

  「你還是乖乖走在我後頭吧。」

  她繞過他大步往前,而他撫著因視野不佳而撞上樹枝的額頭緊隨其後。

  不消再走上多少距離,村落的點點燈火便映入兩人眼底,歡迎著他們的歸來。


  ***


  如果你不想招惹麻煩的話,還是不要去管那個孩子比較好──居然,讓那個飛濂對自己說出這種話呢。

  她並非是對飛濂的告誡置若罔聞,只是她更加無法不顧那名美麗卻哀傷的同族守護靈的請求。

  黑道也好,白道也罷。即便當時就知曉這孩子的身分,她仍會對那名精靈允諾守護。因她從來就無法棄自己的同胞於不顧。

  說來有些愚忠,但倘若是同族所求,那麼縱使這孩子是暗精靈之後,她也會傾注心力保護他。

  於是當天回到村落之後,她稍稍探查了下那個孩子所屬家族的相關事情。這她沒讓飛濂知道──其實,也沒必要讓他知道。那是她自己的承諾,與責任。

  接著,兩天之後,飛濂便跟著作為監護人的冰沂一同回去了。

  從那之後有好長好長一段時間,百纖都沒有再見過飛濂──直到成為離家背井來到首都成為了冒險者後,與他偶然再次相遇。

  至於那個孩子──

  她在飛濂離開的當天,便再一次來到鄰近市集的那一處湖泊,回到了那棵她發現他、救了他、以及答應守護他的大樹之下。

  她看見那個水藍髮色的孩子,一如之前那般地在那裡哭泣著,只是他似乎有記得上次從樹上跌下的教訓,這次他躲在樹幹後,坐在隆起的粗根上。

  她走近那個孩子。他也發現到自己的存在,而將一雙黑眸抬起望了過來,年幼的臉蛋上顯露了錯愕。

  她止步在孩子的眼前,而那個孩子膽怯地縮了縮身子,她輕吁了一口氣。

  真是個愛哭鬼呢。看來,要陪在他身邊,可會比跟飛濂相處要來得累啊……

  但是,她會信守承諾的。一定。

  「──你好,我是百纖。你叫什麼名字?」

  她輕柔扯出一個笑弧,向著孩子如此說道。


  END



───再來一點廢話後記───


       _,._
並沒有好嗎! ゚Å゚)
       ⊂彡☆))Д′) 小飛你竟然把人家翏遷全身
              都摸ㄆㄧ──


讓飛濂對翏遷毛手毛腳了真是不好意思( ̄艸 ̄" )

總字數8956,word排版達16頁……與簡單的情節相較之下,這字數還真是相當驚人(;゚д゚)

總之字數能在破萬之前及時煞住真是太好了( ′-`)y-~ (欸

但總覺得結尾好像有點草率?(′‧ω‧‵)(問你呢

另外就是,因為自己捏照了許多東西,如果太太或傲嘶卡san有發現自家孩子的設定寫歪了,請一定要告訴我(;´∀`)

以上!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 <(_ _)>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6000激萌WWW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同學你超激超激超激超激超激超激超激超激超激超激棒阿阿阿
劇情好萌我好喜歡www
好想把精靈葛革畫出來(艸)

No title

太太妳棒屎了!!yay 百纖超有感覺的(感動淚咬手帕)

No title

>> 傲傲
謝謝ww(///艸)
能寫你家還是天使般的小少爺我也很榮幸XD
有機會還想寫寫看沒天良的翏遷老爺(欸)
畫吧畫吧~(喂) 精靈葛格弱氣萌(blush)

>>太太XD
謝謝太太的肯定(blush)
百纖是淡然美麗的大姐姐www
不幸認識我家死小孩飛濂真是太為難他了XD(欸
導覽

路人飄

Author:路人飄
客倌請往這裡走。
└「隨筆」
 生活大小事記,想到就寫。
└「紀錄」
 角色設定與雜談之類的。
└「異想」
 腦補妄想的實際成品。
└「有感」
 音樂、遊戲等各種心得。
└「推廣」
 大部分是Nico作品。

◎不自重有、無節操有、
 自high有、腐有。
 對上述過敏者,請慎入。

近況
指標
為數
RSS連結
發言
他處
即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