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重逢

目前是AV一直線狀態!

日前有幸能加入一個中階組隊任務,整個興奮得無法自己啊啊啊啊啊啊──

原以為遙遙無期的中階組隊,不僅這麼快就到來了,而且親愛的太太也一起喔喔喔──

於是立馬打開腦補模式,一天就把親愛的百纖與死小孩飛濂的再次相遇給補完了喔耶ヽ(゚∀゚)ノ

因為應該不太可能摻進正式的組隊任務中,所以在這裡以插曲方式補完。

雖然主要是百纖跟飛濂,但有提到一點點招募者的諾瑞斯,而且還私自設定兩人比較早到任務集合處,希望夫希さん不要介意( ̄艸 ̄”)

就算是插曲字數依然上千於是下收XD


───老樣子來一點廢話前言───


警告!

● 第三人稱的百纖/飛濂雙視角(?)
● 性格揣摩中所以變形是正常的
● 爆字數
● 飛濂你這賤小孩終於被百纖擺一道了吼喔喔

以上都OK沒問題的話,請捲軸往下↓



─────────────────



初遇之時.百纖


  百纖很難說得明白,當她在首都裡、人來人往的噴泉廣場上,眼尖發現那個疑似飛濂的身影時,自己抱持著何種心情。

  當時,那個從髮色髮型到身形穿著都令她感到異常熟悉的人,就位在離自己不遠處的前方。他站在廣場中央噴水池旁的石製長椅前面,似乎正與坐在那上頭的另一名少年精靈對話。

  說不上出乎意料,畢竟自己老早就聽說他有意進城成為冒險者;若要說毫不意外,在那個當下心底卻又確實浮現了驚訝的想法。

  首都縱使再大,也終究只是維歇大陸的一角,今後一直在這裡活動的話,同是冒險者的兩人再次相遇絕對是可預見的──所以,或許只是沒想到這麼快就會撞見他吧。

  那個當下她一時愣著,還不確定自己該做何反應時,那個看似飛濂的人影就於自己的視野中消失了。

  現在想來,那個時候自己為什麼猶豫不前呢?自己跟他確實不是熟稔到久後重逢會喜極相擁的友人,但也並非是見著對方就會迴避的緊張關係……

  不,正因為如此吧。像這樣由自己先行發現了對方的存在,無論是主動上前招呼、或是有如迴避一般地改道而去,都不是自己想做的反應。

  如果是那傢伙先找到自己的話,八成立刻就會湊上前來吧。

  那個人影離去之後,出於想確認實情的好奇心,她走近那名即使談話對象離去、也仍舊留在原處的橘髮精靈,並主動向他搭話。

  然後,從那名自稱為諾瑞斯的精靈口中,她得知了他們正打算承接中階組隊任務一事。

  這或許是個機會……

  那時她這麼想著,幾乎忘了自己的本意是要確認方才那人的身分。

  她還在踟躕著是否該把握這次機會時,身前的少年卻率先開口詢問自己。

  於是她答應了。

  從笑容燦爛的諾瑞斯手中,她接過招募單。然後在簡短地自我介紹並約定好時間之後,她也轉身離開了噴泉廣場。

  至於那人是否真為飛濂一事,她倒不那麼在乎了。

  反正她已經加入了這個隊伍,那人到底是不是飛濂,待到出發之日答案自會揭曉。

  嗯?等等,我記得……

  赫然想起了什麼,百纖將焦點放回手上正緊捏著的任務招募單,將它重新攤開來閱讀。

  「男性精靈需著女裝,不然會被變成女生。」

  短短兩句話,卻讓百纖向來平靜無波的心緒,泛起小小惡意的漣漪。

  倘若是別人,她才不會有這種類似於那傢伙惡趣味的想法。但如果對象是飛濂本人,想到以往他的言行舉止,百纖不禁覺得,若能反過來揶揄一下他,其實也不錯啊。

  即便那人根本不是那種、只因區區女裝就會感到困擾尷尬的純良個性……

  也還是想嘗試下加害人的角色啊。真是飛濂就好了。

  百纖一反常態地,竟然有些期待在此任務中與那人再次相遇。





再見之日.飛濂


  這天,當飛濂因首次與他人組隊承接任務,因而期待得比說好的時間還要早先前往約定地點時,他有那麼一瞬因眼前的景象而忘了自己原本的目的。

  真的假的……

  他有些不能置信地,看著那名就站在他欲前往之處的女性精靈,只差沒做出揉揉雙眼好確定眼前並非幻覺的傻氣舉動。

  百纖?

  他在有點距離的地方遠望著那名精靈,雖然看不清楚長相,但那頭藍灰色的長長直髮、特殊的紅珠頭飾、以及在她身後稍稍綻放的美麗百合,以他印象所及,就只有那麼一人。

  欸……不久前才想到她呢,竟然今天就遇見了?

  飛濂想起日前解決的那樁初階任務,雖然存在他回憶裡的百纖並沒有幫上多少忙,但她的確燃起了他記憶的引線,因而使他能循著好久之前從「母親」那裡學到的知識線索,順利地找著珍珠百合。

  居然真的也來到首都了……嗯?等等。

  他猜是百纖的那名精靈,此時正在他與隊友約定的所在,背對著自己枯站著,好似在等著什麼人。

  那個地方──難道,這次的任務她也……

  心情複雜。

  他還以為只有自己讓別人──更準確的說,讓那名百合花精──糾結的份,沒想到自己也有對她的出現感到錯愕的時候。

  儘管有那麼一刻鐘他心生猶疑,天生的劣根性還是讓飛濂禁不住興起壞念頭。

  他盡可能地放輕了腳步,慢慢地靠近背對著自己的那名精靈,即使他還未能百分之百肯定對方就是自己所想之人。

  認錯了也無所謂,若有如此形似百纖的陌生精靈,他倒也想認識認識。

  「好久不見了呢,飛濂?」

  只可惜,他的意圖在兩人之間尚有數步之遙時,就給識破了。

  自身存在被發現倒沒什麼好奇怪的,飛濂更加感到驚訝的是,她竟然頭也不回,便知道是身後的人是自己。

  不過,他也因此能確認眼前的百合花精,實實在在就是他所認識的百纖。

  那名精靈回過頭來看向自己,飛濂終於能看清他的五官容貌。那張臉蛋依舊是那樣淡雅秀麗,神情所散發出來的冷淡氣質,與他回想中的毫無二致。

  「真的很久不見了啊。」既然被識破了,飛濂也只能放棄捉弄對方的念頭,筆直大步地來到百纖面前。「妳都沒變呢。」

  「從剛剛的舉動看來,你似乎也沒什麼改變啊。」百纖這麼回應道,雖然表情乍看並無起伏,但飛濂總覺得那唇角有揚起那麼一點角度。

  哇啊,這是在說我根本沒什麼長進嗎?

  雖然是事實就是了。一點也不懂得反省的飛濂這樣想著,不由得笑了開來。

  飛濂偏移身子,讓自己與百纖並肩站著,以便能清楚地看見隊友是否出現在路的彼端。

  「妳怎麼會知道是我?」側眼瞄向身旁的百纖,飛濂這樣問道。雖然大抵能猜出,她應該之前曾在首都的哪裡見到過自己吧。

  「前幾天經過廣場時,偶然看見你的。」

  「是嗎。」得到的答案正與飛濂心中所猜相去不遠,而如果是幾天前的話,確實就是他加入隊伍的那天。「那麼,妳在這裡做什麼?」

  「跟你一樣。」她答道,自始自終也與飛濂相同,將視線遙遙放在路的那一頭。

  果然啊……

  「我就知道,你也加入討伐暴君的隊伍了啊。」他深深勾起嘴角,心裡覺得這次組隊任務未免太棒了。

  任務本身就讓他深感興趣,現在又得知百纖的加入──讓已經很久都未曾如此興致盎然的飛濂,回憶起小時候得到新玩具時,那樣的興奮心情。

  「難得的機會,當然要把握住。」百纖說道,至此她的語調仍舊是以往那般的平淡冷靜,幾乎沒有情緒可言。

  然而,百纖接下來所說的話,卻稍稍顛覆了飛濂以往對她的認識,並讓他重新考慮起,自己是否該在意一下這次的任務內容。

  「我很期待你的女裝喔。」她這般說道,帶著並不明顯的笑意。

  然而那其中所挾帶的,分明是帶著惡意的愉悅。

  喔喔,老天,那個文靜可愛的百纖學壞了啊──

  時間果然還是有它的威力在,即便是對於壽命以百年甚至千年計數的精靈──

  與舊相識一同等待著隊友的期間,飛濂終於親身體認到這個真理。


   (To be continued……)



───依舊再來點廢話後記───


嗚嗚百纖學         就是被你帶壞
壞ㄌㄜ── (′Д((☆\(゚Д゚╬) 的啦還哭!


請大家相信百纖還是那個氣質高雅的大姐姐(′‧ω‧‵)

這一切都是飛濂害的!(你後媽呀

然後欲知後話請關注AV論壇(′∀`)σ-☆(夠了沒

(認真的後記↓)

寫這兩只的時候總是在糾結個性,因為兩位娘親都對自己的孩子不太瞭解(噴

但是兩個性格微妙的孩子彼此之間的微妙關係,寫起來真的是很愉快(′∀`)ノ

真的非常期待任務執行時,可以寫到與其他兩位精靈的相處。

最後──太太請讓妳家百纖嫁給做我乾女兒!(住口

以上!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 <(_ _)>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導覽

路人飄

Author:路人飄
客倌請往這裡走。
└「隨筆」
 生活大小事記,想到就寫。
└「紀錄」
 角色設定與雜談之類的。
└「異想」
 腦補妄想的實際成品。
└「有感」
 音樂、遊戲等各種心得。
└「推廣」
 大部分是Nico作品。

◎不自重有、無節操有、
 自high有、腐有。
 對上述過敏者,請慎入。

近況
指標
為數
RSS連結
發言
他處
即時